共享教室获投1500万 他为教育从业者省30%房租 10家店净利15%

北京清河的华贸天地,如今正有10家教育机构聚集在一个1400多平米的空间内,你占几间教室教画画,我占几间教室教舞蹈……


这些机构的相同点是:虽是新兴教育品牌,但有着较强的拓店野心(一年十几家);提供的教学内容均服务于5~12岁孩子,包括绘画、书法、钢琴等素质教育。


聚集的地点正是周玉黍创办的嗨课在北京开设的第一个门店。自2015年5月起,周玉黍先于苏州陆续开设10家店试水,平均每店为10个个体教师及小微机构提供分时租赁教室服务,为后者节约30%房租成本。苏州10家店总面积4000平米左右,月收入20万~40万元,净利润约15%。


试水成功并挺进北京后,周玉黍进一步规划学习小镇,使之更规范、更具稳定性。如今,除华贸店已经开业外,望京、回龙观等三家平均1500平米的门店正在筹备中。



注: 周玉黍承诺文中数据无误,为其真实性负责,铅笔道已备份录音速记,为内容客观性背书。

共享教室节约房租成本


2015年年初,周玉黍从斯坦福毕业回国。此前曾休学两年参与一点资讯创业的他,此番回国希望拥有自己的事业。


恰逢留美期间认识的朋友向其大吐苦水。彼时,朋友在苏州做教育机构,租房子、找老师、招生等环节麻烦不说,一年下来才能收到100个学生,很难在1~2年实现盈利。


在周玉黍看来,师生数量不多时,教育机构或个体教师没必要漫无目的地从零开店。其中,将房租这一刚性成本变成弹性在他看来是重中之重。


分时共享教室的设想在周玉黍脑海中渐渐成形。寻找闲置场地,为老师提供单独的“小时房”,既可节约个体教师及小微机构的房租成本,又可让学生接受相对便宜的课程,“听起来很美”。


此外,周玉黍认为如今教育机构的经营模式太传统,“很土,跟二十年前没有任何区别“。如果将5~12岁孩子的各类素质教育集中起来,在教育外,还可以为孩子提供一个全新的玩乐场所——在这里唱歌、跳舞、画画、学英语等。


为验证想法,周玉黍在北京与一点资讯创始人任旭阳探讨创业设想。任旭阳一听,当场给了团队100万元启动资金,并肯定道:“这件事挺好,你去试试吧。”


落地时,周玉黍首先看中了苏州这块“宝地”。“一是团队中有苏州人;二是相对北京等一线城市来说,在苏州试错成本低。”


寻找目标地点时,周玉黍发现有些社区附近存在闲置场地。这让他眼前一亮:一个社区内孩子很多自然有教育需求,而这些闲置场地利用起来成本肯定很低。


如周玉黍所愿,事情进展顺利,项目甚至得到了当地政府的支持,可以免费使用一块总面积300平米的闲置社区场地。他与团队将场地重新装修,规划出六间教室,包括通用型(可用于绘画、书法、学科类课程)、舞蹈房等。


与此同时,团队一边着手开发帮助个体教师营销课程、管理学生及财务等的SaaS平台,“可以说教学以外的事情我们都承包了”;另一边开始招商,“教育圈并不大”,通过朋友的关系,第一个共享教学中心很快招满十三四个个体教师,基本每个教师预约租用时间都是一年。

苏州10店试水


2015年5月,嗨课首个共享教学中心正式开业。首店即实现盈利后,周玉黍便加快了在苏州扩张的脚步。他用大半年的时间在苏州拿下6块社区闲置场地。期间,项目获得元禾原点500万元的天使轮投资。


然而意外发生了:某个社区大妈们需要排练广场舞的空间,社区要直接收回场地。周玉黍不得不关停已经投入使用的教室。


相似的变故发生了两次。这让周玉黍意识到,嗨课必须寻找更稳定的场地。2015年年底,他在继续运营现有场地之外,寻找起在苏州拥有300平米左右空地的小业主。


小业主处每平米2~3元的租金并不便宜。“他们只在乎租金,所以你跟他们说这件事有社会效益、很酷,他们根本不会理会。”


然而,周玉黍此时只能选择压低利润,与对方合作。考虑到更大的空间虽然稳定,但四十间教室左右的容量显然供大于需。“我觉得一个地方四到五间,覆盖两公里,就已经很好了。”


第二类共享教学中心落地后,共规划出6间教室。每个教室可容纳6~15名学生,每小时租金100~120元。开业后,6间教室有效时间(工作日晚上及周末全天)全部满租。


为吸引更多的学生,周玉黍联合教师们策划了一站式体验通票的营销活动,并向对方收取一定费用。平日99元任选四节课,暑假班200元四节课,全部针对5~12岁的小朋友。最火的一次,暑假卖出300多套票。


至去年年底,嗨课在苏州各社区、学校、地铁等附近共拥有10家店铺,总面积4000平米,每个教室使用率约80%。由于采用预付费制度,10店月收入在20万~40万元之间,净利润15%左右。


试水尚算成功,为形成示范性效应、打造品牌,周玉黍计划准备挺进大本营北京,圈住一批较好的新兴教育品牌。“我们必须有好的服务方,即优秀的教师或机构,但苏州供给是不足的。”

获投1500万挺进北京


但此时周玉黍有些犯难。在苏州经营一年多的时间,嗨课多为个体教师提供服务。期间,他发现个体教师产品不够标准化,“虽然课还好,但他们只能教学生,不能培养新的老师”。这直接导致一个区的老师可能很难服务另一个区的学生,没了口碑难以经营。


为此,周玉黍重新选择目标客户,确定场地中的服务提供者为新兴教育机构。这些教育机构有品牌意识和拓店需求,一年可能要拓展十几家店,不似个体教师只求养活自己就好;而且相对个体教师,机构更加稳定。


准备进军北京前,周玉黍长期往返两地,了解北京的教育机构形态。奔走市场,他常常于民宅或商务楼内发现教育机构的身影,“环境不好,体验差”。


他还关注起北京书法、绘画、钢琴等各类教育品牌,从中挑选种子客户逐一拜访。聊了嗨课的模式后,对方都很有兴趣。


“如果机构自己开一个300平米左右的店,大概100万左右的前期费用;在我们这拎包入驻,采取季付形式,租五间教室第一期款只需付到20万元左右。入住嗨课的现金流优势明显,而且联合其它类型教育机构合力做生意又比单打独斗强。”


去年10月,嗨课完成1500万元Pre-A轮融资,由险峰长青领投。


对市场有信心后,周玉黍开始在京寻找场地。与在苏州不同,这一次,他想要至少1000平米的大型场地,原因在于北京相对苏州人口密度更大,而且一个教育机构可能需要3~6间教室。


今年3月底,周玉黍在北京清河的华贸天地拿下1400平米的场地。他坦言过程并不困难,“现在越是大型的场地越难租掉,因为大型健身房、足浴城等不会再开了,大型饭店都在缩小规模”。


装修的同时,团队投入招商。到5月嗨课华贸店正式开业前,已有10个机构与嗨课签约,入驻率超过90%。


如今,华贸店的教育机构正在陆续入驻中。嗨课在望京、回龙观等地平均1500平米左右的店铺也正在装修,即将开业。


不过,周玉黍的野心远不止于共享教室,而是将嗨课定位为主题商业地产运营商。这也意味着教育地产做到一定程度后,他会考虑推出更多主题,与更多类型客户合作。